第1028章 莫严的医术
作者:笑书天下      更新:2020-08-31 15:21      字数:4840
  谢飞羽试着上前,伸手用力推了推,大石头纹丝不动。看来这东西,绝对不是什么塑料泡沫仿制的。谢飞羽估计自己如果复制一个高级异能,应该可以推动这货,但是想像莫严那样悄无声自息,谢飞羽就绝对办不到了。

  “那个莫宗主,这儿,是唯一的出入口吗?”谢飞羽心中满是疑惑,难道每一个人都得从这里进出?谢飞羽可不相信这龙翔的人,个个都可以徒手推动这玩意。

  “怎么?你担心进来了出不去吗?放心,这里只是我们基地的一个秘密入口,给初入者进入的。待你净身之后,就可以从其他的出口进出了。”莫严笑道。

  “什么?净身?我可不要净身!”谢飞羽大吃一惊,惊骇的连退两步。

  “这可由不得你,龙翔的每一位成员,在从外界回来时都必须净身的,就连我自己都不例外,你又怎么可以不净?”莫严还是那笑眯眯的样子看着谢飞羽,当然,现在他这笑容对谢飞羽来说,就不那么亲切了。这人,竟然想把自己先净身了,这怎么成?我是来这加入龙翔的,又不是来这当太监的?

  “你也净过身了?”谢飞羽看着莫严这绺长须,不信的问道。

  “那当然了,这是为了整个基地的安全着想,不要被什么远程监控设备盯上了,自己还不知道,这整个基地的方位可就给暴露了。”莫严不明白谢飞羽为何突然这么八卦,还大惊小怪的。

  “可是,可是你怎么有胡子呢?”

  “我是男人,而且还是个活了二百多年的老男人,长个胡子有什么奇怪的?哈哈,我知道了,你是说这净身的事是吧?不是这样的,我们这里的净身,是指通过一些措施,让你彻彻底底的洗个澡,不是前朝那种割掉男性器官的意思。一直跟着那帮年轻孩子这样说,没有想到,却把你给吓着了。”莫严哈哈大笑道。

  “你是说,净身的意思就是洗澡?”谢飞羽暗自擦了把冷汗。

  “嗯,没错,我们这又不是皇宫,只要响当当的男儿,不需要太监!走吧,马上就到了。”莫严笑道,领着谢飞羽,往前走了一小段,就站住了。指着一个小房间对谢飞羽道:“进去吧,把衣服脱下放在那个大平盘上,手机挂件什么的物件,放在那个小盘子里。”

  原来是害怕被监控。明白“净身”目的的谢飞羽也不好推脱,刚进房间,身后的有机玻璃门就自动关上了。房内原本明亮的灯光自动暗了下来,变成了那种略带红色的光芒。

  依莫严所说,谢飞羽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,放入了那个大平盘上,至于手机什么的小物件,则放在了边上的一个小盘子里。

  “嘀……吱……”那个大平台突然从中分开,两个盘子分别沉了下去,大平台重新合上,再无声息。

  谢飞羽好奇的推了推那个原本认为是石头的平台,发现根本就不是石头,而是不知用什么金属制成的。看来倒是挺高科技的,可是就是手机信号都没有。谢飞羽暗自叹了口气,推开边上那个淋浴房的小门,走了进去。

  “嘀嘀嘀……”随着谢飞羽的进入,那淋浴房的各个部件自动开始运行,第一波出来的,却不是水,而是一圈暖洋洋的红光,把谢飞羽全身上下,都扫描了一遍。

  “嘀,您身体健康,没有隐疾,身体强度等级:一级。未发现其他附加物。”一行红色的小字,闪现在了谢飞羽面前的液晶面板上。

  原来这红光,也是检查身体的。谢飞羽暗暗吃惊。

  “嘀,是否淋浴?”在谢飞羽吃惊之时,又响起了新的提示。

  来都来了,洗个热水澡也不错。谢飞羽伸出手指,在这触摸屏上选择了“是”,“滋滋”的声音响起,淋浴房喷洒出温度适宜的水流,开始提供真正的淋浴服务。

  洗完澡,谢飞羽走了出来,发现那大平台上面,已经整整齐齐的叠着一套衣服,不过,却不是自己的那一套。谢飞羽也不客气,拿起来就穿了,别说,除了那长袍的款式谢飞羽不太习惯之外,还挺合身的。

  打开门出去,发现莫严依然静静的等在门口,那种恬静舒适,让谢飞羽第一感觉就是: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?

  “你的体质不错,怪不得报告上说,你除了精通电脑技术之外,还能爆发出其他超强的战斗能力,不过,你的年轮印记,好像有些问题。”莫严开口笑道。

  “什么是年轮印记?”谢飞羽好奇的问道。

  “哦,就像树木砍下来,在树干上会有年轮一样,其实在动物的体内,也有这么一个记录年轮的部位,可是我刚才看到,根据年轮印记,你的年龄至少也有百岁以上了,可是为什么你的档案资料上,却只有20岁呢?”莫严虽然还是笑眯眯的,可是双眼却一瞬也不瞬的盯着谢飞羽。从他的眼神中,谢飞羽突然感觉到了一股隐约的杀气。

  “这事,还真不好怎么解释,如果我告诉你,我是因为上次被埋在山体之中时,动用了一股禁制力量,被生生的克扣了百年的生命值,你信吗?”谢飞羽苦笑道。

  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?”莫严展颜笑道:“我自然相信了。说实话,一开始,我是怀疑你的出身,因为从资料上显示,你是在两年前,才突然有了各种异能力的,也就是说,你的能力,并不是与生俱来的,再加上你的年轮印记,我就怀疑你是不是被哪个修道之人借体了。不过,能进入龙翔的,哪个没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?我们看重的,并不是你的过去,而是你的品质,你灵台清明,充满了一股浩然正气,心念之间,定然极少污秽之气,而且从我们掌握的记录资料来看,你从来没有滥用自己的能力,去损坏他人的利益。当然,有些岛国人,他们根本就不能算人,吃些教训,那是应该的。”

  听到这高深莫测的小老头一席话,谢飞羽心里暗暗震惊,自己还有什么东西,是他所不知道的吗?

  “当然了,了解这些,也是我们的基本程序,你放心,不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的。对了,你身体之中,还有一个我看不懂的地方,就是你的记忆,据说,你两年前的记忆有很大一部分都丢失了,是不是?”看谢飞羽站在那无所适从的尴尬样子,莫严话题一转,说起了谢飞羽最为关心的那个问题。

  “听说你的医术不错,我的记忆,你能修复吗?”听莫严一开口就是“看不懂的地方”,谢飞羽感觉自己热忱的心,顿时凉了半截。

  “你的记忆丢失的比较奇怪,一般来说,人类的记忆载体,都是脑组织中的脑干和那些丘突,人类之所以会有失忆的现象,都是因为这一部分组织受到了损伤,以至于大脑对这些部分读取受阻,产生记忆空白。可是你的脑干和丘突,却并没有什么损伤,你说奇怪不奇怪?打个比方说,你的各种记忆,就好像你的各种珍宝,存储在一个叫脑丘体的仓库中,可是现在,你用来保管珍宝的仓库还完好无损,里面的珍宝却不翼而飞,这种情况,我还是第一次碰见过。”

  “能治吗?”谢飞羽最关心的,还是这个。

  “试试吧。”莫严叹了口气道。“这样,你马上就得跟着他们执行沙漠计划了,事不宜迟,你现在就跟我去我的医疗室,我现在就给你看看。治好了,算我送你的见面礼。治不好,你就将就着重建记忆库吧。”

  听莫严要立即给自己察看记忆,谢飞羽自然高兴,跟着莫严,七拐八拐,在好像永远也走不远的地下通道中穿行了好一会儿,才来到了一间占地数百平米的大房间。

  大房间中,各种谢飞羽见过的,没有见过的医疗器械应有尽有,完全是一个现代化的微形医院,而且是各功能室齐聚一堂的那种。

  “这些设备,可都是目前世界上最新款的,把这些东西搬进来,也很费了一番功夫呢。”莫严看谢飞羽看着这么一大片的仪器设备发愣,笑着解释道。

  “不是说,你精通针灸和气功吗?难道你还能给人做手术?”谢飞羽不敢相信的问道。

  “呵呵,除了人流手术我没有做过,其他的手术,我都尝试过。没有办法,你们这些人出去,干的都是一些危险的事情,各种各样的伤,总得有人帮你们治吧?中医善疗神,西医益于形,各有所长,不学也不行啊。”莫严呵呵的笑道。

  “那我这,应该是中医较适合吧?”谢飞羽有后怕的看着那些医疗器械,问道。

  “人脑是人体中最为复杂精密的器官,再加上你这记忆的问题原本就属于精神意识的范畴,当然是中医比较合适了。当然,也可以尝试尝试一下核磁共振治疗,如果控制得好,效果肯定也不错。好了,这都是我的事,你先到这毯子上躺好,什么都不要想,我需要你进入睡眠状态。”莫严指着地上铺着的一张毛毯道。

  “莫宗主,穆迟和灵凤他们在哪里啊?怎么我进来这么久,走了这么多地方,一个人都没有看见?”谢飞羽刚躺下,闭上眼,又睁开眼问道。

  “这是北区,是我老人家的地盘,你自然看不见他们了,他们没事,也不会到这里来的,沙漠计划在即,他们得抓紧时间,把自己的体能状态调整到最佳之境,到明天,你就能见着他们了。”莫严答道:“怎么?到现在才担心自己会受骗?”

  “不是,不是,我就是好奇,这基地完全在地下,难道还把整个山腹都掏空了不成?那么大!”谢飞羽尴尬的笑道。

  “完全掏空自然没有,不过,最远的两端之间,也有个二三十里地吧。咱们躲入这地下,已经是不得已了,再在生活上亏待自己,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。你说是不是?”莫严笑道。

  “可是,你为什么要把基地建在这深山野林呢?还有搬那些设备,多麻烦啊?不是有一句话,叫做‘小隐隐于林,大隐隐于市’,你们就是城市中建一座办公大楼,只要有心隐藏,我就不信谁能发现得了你们的秘密。”

  “话虽然是这么说,可是你也看到了,我们可以把各种设备仪器搬进山里,但我们却不能把这山脉下的灵气搬到城里啊?算了,现在说这些,你也难以理解,以后有的是机会,让你明白我们为什么会花大力气,住进这深山老林了。”莫严一边解释着,一边在谢飞羽头后盘腿坐了下来,双手虚抱着谢飞羽的头两侧,顿时,谢飞羽就感觉到了一股淳和温暖的劲气往自己的脑袋里钻,就像是在冬日里,晒着温暖的阳光似的,让人觉得浑身都懒洋洋的,很是舒服。

  “好吧,别那么好奇了,放松自己,进入睡眠状态。”莫严轻声的告诫谢飞羽道。

  谢飞羽依言放松自己,很快,就沉沉睡了过去。

  待谢飞羽再次醒来,发现穆迟和灵凤,已经等候在一边了,跟他们在一起的,还有三个人。

  其中最显眼的,是一个身高不足五尺,墩墩实实,像个肌肉疙瘩似的男人,像只忠实的沙皮犬一样,坐在那里,一双贪婪的眼睛,却紧紧的盯着火辣性-感的灵凤。看来,这个人就是那个迷恋灵凤到不行的土元素异能力者——土娃了。

  站在最中间的那个,却是一个相貌清奇的老头,一身灰色道袍,背上还倒插着一柄桃木剑,鲜红的剑穗跟他银白的长须相互辉映,很有一番道骨仙风的味道,只不过,他那一对天生的桃花眼,骨碌碌的转个不停,顿时就把这意境破坏殆尽了。

  还有一个,其实并不像在守候谢飞羽似的,远远的站在一边,背负着双手,好像在盯着一个非常有趣的事物似的,可是在他的面前,明明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,真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?由于谢飞羽只看得见一个背影,也就搞不清这人的相貌年龄了。

  看到谢飞羽睁开眼来,灵凤首先叫了起来:“宗主,宗主,谢飞羽醒来了,醒来了!”

  “醒来了就醒来了吧,你们带他玩一会儿,我累了,再睡一会儿。”另一边,传来了莫严迷迷糊糊的声音。

  “睡吧睡吧,那什么沙漠计划,大家也不用再去了。”那个道士打扮的老头眼珠子一转,笑道。

  “什么?沙漠计划?靠!差点忘了!”莫严的声音才落下,人就已经站到了谢飞羽的面前。

  “谢飞羽,你可醒了,呵呵……”

  “我的记忆,好像并没有恢复啊?”谢飞羽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记忆,发现两年前的事,依然还有很多空白。

  “宗主,你没有治好人家的失忆症?”所有人都拿眼睛看向莫严,那神情,像突然发现这老头长了两个鼻子似的。

  “嘿嘿,这个,这个确实是有点困难。”莫严讪笑,躲避着四周质疑的眼光。谢飞羽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老头会如此尴尬,好像他没有治好自己,犯了多大的错似的。

  “哈哈,牛皮吹破了吧?还说什么天下就没有自己治不好的病?现在呢?”那道士竟然开始哈哈大笑的取笑起了莫严的医术。

  靠,原来在他们眼里,我的失忆症好不好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莫严的医术权威被破灭了!

  “这个,你们听我说,谢飞羽他的失忆症,实在是太奇怪了,我虽然没有治好他的失忆症,可是我确实是把他的脑丘体都修复好了啊。这他再没有恢复,可真怪不得我啊。”莫严大声为自己的尊严辩解道。

  “哎呀,好了好了,还真好了。”谢飞羽突然欣喜的大叫了出来。

  “什么?好了?”所有人都看向了谢飞羽,包括莫严。

  看着众人热切的眼光,谢飞羽自己也不好意思了。摸了摸头,讪笑道:“其实,也并不是全好了,而是我原来每睡一觉,这之前的记忆都会消失,可是这次,我醒来之后,这之前的记忆却是还在的。哈哈,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,我以后就不用完全依靠记事本了。”说到后来,谢飞羽是越来越兴奋,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似的又叫又跳了。

  〖